你今年的目標達成了嗎?行為經濟學家:讓「懲罰」幫你提升目標達成率!

星期天晚上九點半,Alice一腳剛跨出健身房,就連忙傳了張照片給朋友:「裁判大人,請看照片──本周跑步已達10公里,妳可不能扣我1千元啊!」 「哇!妳還真的去跑啊?想說這禮拜都快過完了,這1千塊應該是我的了說!」Jane略帶驚訝地回她。 原來,幾周前,Alice驚覺2016年即將過 完,但自己「養成運動習慣」的「新年新希望」卻遲遲沒有開始。 於是,她找來好友Jane當裁判,監督自己「每周要跑步10公里,連續10周」。 不僅如此,在開始執行前,Alice還下了狠招! 「喏Jane,這是1萬元!」Alice咬著牙把沉甸甸的現金交給Jane,「我只要一周沒有跑10公里,妳就可以扣我1千。但我要是每周都確實跑了10公里,最後這1萬元要還我啊!」Alice說。「我每次跑完,都會傳給妳一張跑步機計程器照片給妳確認的。」 Jane小心翼翼地把錢收進包包,笑問道:「妳這個人鬼靈精怪的,會不會其實沒跑,然後去搜尋圖片來搪塞我啊?」 「不會啦!我是認真要跑的!不然,我拿著手機桌面入鏡,這樣有日期時間還有我本人,讓妳看個清楚。」Alice認真說道。 「好!」兩個好友一言為訂。 想達成目標,「胡蘿蔔(獎勵)」還是「棍子(懲罰)」比較有效? 我們時常看到「每個月要讀一本書」、「年底前瘦下3公斤」、「戒掉宵夜、每周吃素2天」、「3個月內戒菸成功」、「每月存下多少錢」──這樣的目標。 你一定也見過,許下這樣目標的人,後面會發下一句豪語:「要是沒做到的話,我就請大家吃大餐!」──這樣種種的「祭品」來督促他自己。 許下目標的當下往往雄心壯志,但隔天馬上又被一大堆的「藉口」給削弱達成目標的意志,隨著時間拉長,自己與身邊的人也就逐漸忘了。 經濟學家早就發現,人們覺得眼前「短小的美好」,先拿到比較重要!對未來的「大好處」較無感,或無法想像。 「先睡一下、先吃一包鹽酥雞、先抽一根菸、明天再說」,聽起來無傷大雅,但也讓我們「永遠都在訂目標,永遠都難達到」。 行為經濟學家發現:在「損失」與「獲得」是等量的前提下,人類對於「損失」比對「獲得」更加的敏感,稱為「損失規避(Loss Aversion)」。 也就是說,要你平白無故把皮夾裡的1萬元給別人,給你帶來的「痛苦」,遠大過於說要送給你時,你感受到的「快樂」。 所以經濟學家們做出了幾個希望能幫助你達成目標的APP,立志要幫你把眼前短小(但有害)的美好享樂,不但變得「不那麼美好」,甚至變得很「痛苦」。 背後的精神,與Alice一開始就給Jane 1萬元一樣:目標一開始進行,就建立你對失去某件物品或錢財的擔憂,如果你沒有達成目標,這個東西不會完整歸還你。 3個會「懲罰」你的APP,協助你提升目標達成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.StickK:這個APP的特色是,訂好目標後,一開始就要決定「要是目標沒達成,你要罰多少錢」,同時並給出信用卡卡號、與StickK簽訂合約。並且,你也要找一個人來當「裁判」,向StickK確認你有執行。 而且,StickK可是來真的!一旦簽約了、賭注金訂了、信用卡卡號也給了,除非有醫生證明,不然是無法隨意取消合約的──沒達成,就是要被扣錢的! 或許你好奇的會問,如果沒有達成目標,那付出的賭金跑去哪裡了? StickK給了三個選項。第一是給「自己指定的親朋好友」,第二是捐給「慈善團體」,第三則是捐給「反慈善團體」。 何謂「反慈善團體」呢?也就是「對你來說,你最不想捐贈的團體」。舉例來說: 你可能不支持川普,那「川普陣營」就是你的「反慈善團體」。而且,跟你猜的一樣,人們只要一想到,要是目標沒達成,血汗錢就會被捐到自己討厭的「反慈善團體」……那達成目標的機率是最大的! 根據StickK的官方統計,在他們平台上設定的目標,有80%真的達成了。 2.Beeminder:與StickK的精神一樣──有賭注金額、先給信用卡卡號,但不是用「人」來當裁判──所以他們與各式各樣可以追蹤進展的APP合作(例如Runkeeper),或是GPS訂位(確認你在健身房中),來確認你有確實執行你的目標。 3.Pact:這個APP比較特別的地方是,他是一個「獎勵與懲罰並行」的APP──你沒有達成目標時,會被扣賭注金;而你達成目標時,可以得到一點金錢上的小獎勵。累積到美金10元時就可提領出來。 大家會發現,以上這些APP都是「來真的」:「有合約」、「一開始就決定賭注金額」、「給信用卡號」、「不能任意毀約或解除合約」、「沒達成目標時,沒有任何理由,就是會被扣錢的」。 換言之,比起「請大家吃大餐」這樣似乎可以「賴皮」的賭注,這些APP不給你偷懶的藉口──在給出信用卡卡號、簽約的那一刻,就形同你一部分的財富被剝奪了、掌握在別人手上了,唯有努力達成目標,才能拿回來。 其實,不見得一定得透過APP,或許跟Alice一樣,掌握下述的的元素,有一個像Jane這樣能監督你的朋友,就可完成: 明確的、可量化的、可被追蹤的目標:可以是On-going的目標,以頻率計算(例如:每周運動幾次、為期幾周);也可以是一次達到(One shot)的目標,也就是訂定一個期限,那天來驗收成果。 設定賭注金:要是「失去會痛心」的金額或物品。重點是「要一開始就給出去」。 裁判:一個真心希望你好,願意花時間監督、督促你的人。 收取賭注金的人:決定要是你沒有達成目標,誰會拿到賭注金。「這個人拿到錢我會痛心」或許是可以可以拿來衡量的指標──例如賭注金1萬元給了爸媽,似乎還有點孝順;給了朋友……似乎有點說不過去。 合約:以上的細節,可以口頭或白紙黑字寫下成為合約。 不論是2016年1月1日,或是農曆春節除夕夜,我們都訂下了好多新年新希望。眼看2016年就要結束,猴年要跟雞年接棒,今年剩下的時間不長不短,剛好可以用來實現一些對自己的諾言。

28-38歲的你,這10個轉變正在發生,你跟上了嗎?

你一定在想,為什麼是28-38歲呢? 28歲的你,投入職場幾年了,開始從「被照顧」,轉化為「照顧人」的角色。 而不只是在職場,28-38歲的十年間,我們在家庭、生活、感情、學習,也都享有更高的自由度。 很多人在過了這段時間之後,回過頭來一看,都發覺這十年,實在是人生轉彎最大的地方,往往一個決定牽動千百個影響──是個驚心動魄卻又精彩萬分的十年。 若是請父母,照他們28-38歲時的狀況給建議,會發現,現在一切都不同了──例如,建議你在同產業甚至是同公司穩紮穩打地升職──但殊不知,目前70%的工作,在未來10年間都會消失。 究竟現在28-38歲的你,在家庭、生活、愛情、婚姻、學習,會碰到怎樣的十個轉變?你是否已跟上了呢? *轉變1*:工作 28-38歲的你,在專業領域耕耘了幾年,獲得一些認可,有機會升職。如果轉換領域,好像就浪費可惜了……是不是真的是這樣…? 「全世界現行的工作機會,在2030年將只剩 30%。」未來學大師Jeremy Rifkin這麼預測。 乍聽之下,這是個令人沮喪的消息,但換個角度想──你似乎更有理由,選擇投入自己熱衷的事物。 因為那些傳統的、高社會價值的工作,都可能在這波洪流中被取代。 並非說這些職業,不值得投入與尊敬,而應該是說,依循著以往「最安全道路」前進的,都不見得是「最安全」的…… 28-38歲的你,知道只要認真努力過,都是自己的;但又不會被「努力過」設限,覺得離開了、轉換了,就叫做可惜。 於是你告訴自己,可以帶著所有耕耘後的養分,加上改變的勇氣,踏上自己認同,而非傳統認同的旅程。 *轉變2* 父母 當父母28-38歲時,你的祖父母多半才50-60歲,還有很多時間能相伴左右,所以父母可能重心都在「拚事業」。 但世代漸晚婚,導致「父母」與「小孩」的年齡差距越來越大──如今28-38歲的你,父母大多都60-70歲了。 比起你的上一輩,在你追求夢想的同時,你知道,父母更加沒有時間等我們了…… 但你也知道,或許他們期盼的,不是你的成功,而只是一個真心陪伴的簡單晚餐,或是一段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否能聽懂,還是認真講解的對話: 「虛擬實境VR是什麼、物聯網IoT是什麼、為什麼你在做這些」。 世界變得越快,你知道,越沒有你的幫助,父母離世界就越來越遠。 而每一句不小心說出的「唉呀,爸你不懂啦」,只會更加速把彼此推向兩個平行的世界。 你知道世代的晚婚,讓我們能陪伴父母的時間,不會跟父母陪伴祖父母的時間一樣長。 所以,你謹記在心:對父母的愛要更即時;對父母的耐心,要比小時候他們對你的耐心更加倍。 *轉變3* 旅行的目的 28-38歲的你,累積了一點生命經歷與積蓄,看過各種「推比薩斜塔」、「吞新加坡魚尾獅水柱」的照片…… 終於漸漸明白,旅行的目的,不在於履行。 可能到過巴黎兩次,還沒上過鐵塔,只是造訪了幾家小書店,逛逛街……那也很好。 這個年紀的你,更能夠為別人著想,更關懷身邊。但是說到旅行,你越來越能從「自己」出發── 想要深度,卻無卡可打的文化體驗?還是只是浸淫在異國氛圍,讀讀平時沒空讀的書?或是全無計畫的,只是想跳上一班不知方向的老巴士,看看沒看過的風景…… 旅行的意義,在於離開又回來之後,你煥新成為了什麼樣的一個人:是更輕鬆寫意、還是更有一番領悟──這些都可能是答案。更重要的是,這是「你」想從旅行中萃取的,與別人無關。 *轉變4* 伴侶 不同的世代讓伴侶的關係有了不同的面貌。 在上個世代的伴侶關係中,有顧家、持家的一方,以及事業有成、讓家裡衣食無缺的另一方…… 這樣「各司其職」的美好,是「互補」關係,也幾乎定義了伴侶之間的羈絆與滿足。某種程度上更隱含著:一方的存在,是為了「成就另外一方」的自我實現。 時代的更迭,到了今天, 28-38歲的你,發現伴侶關係的中的美好,不再是「分工」,而是「分享」;不再是「互相羈絆」而是「互相支持」。 是在於找到一個「對於你想做的每一件事,都能夠理解與支持的人」:他(她)能「理解」你想要追求的變動──三十出頭了,成家了,但還是想要出國念個碩士、想離開原本穩定的工作、重新開始想要做的事。 他(她)甚至不只是能「理解」而已,還能夠「支持」你── 一起重新學習、一起打拚同行──儘管你想要的變動,會造成一些動盪,會攪亂他(她)原本平靜穩定的生活。 28-38歲的你,發現如此能夠互相成就與扶持的伴侶,一生能碰到一個,也就足夠了。 *轉變5* 交友 28-38歲的你,「朋友」的界線越來越廣。 身為社群廣泛交友的第一代,維持聯繫、獲得新知與機會的成本,比電話簿還是一本厚厚的書的時代,要低得太多。 社群中,你知道,當你在觀察別人的同時,別人也在探望你。究竟什麼樣的訊息,適合透露給什麼樣的人,在這個世代變得很重要。 你知道負面情緒的宣洩,適合給誰看。你知道一個八卦新聞的點讚,都可能出現在不熟的人眼前。 而這些人,可能就靠著這些線索,拼湊出你大約的面貌……就像你也會暗自琢磨他們的面貌一樣。 你憑藉社群上的蛛絲馬跡,在某些機會降臨時,「先想到要找誰聊聊」;而有些不熟的人,可能因為他某次激進的PO文,你就不想再深交了。 28-38歲的你,明白社群交友世代帶來萬千機會,但站在人群中,到底「要講話還是不講話」、「講給誰聽」──你知道,這些都是課題。…

「進化成更好的人」──作詞人小寒,夢想與生活的共生共存

「學會認真,學會忠誠,適者才能生存。懂得永恆,得要我們,進化成更好的人。」 「愛延著拋物線,離幸福,總降落得差一點。」 從2000年開始,幾乎每年的「最佳作詞」都與「小寒」有關。 他的詞「孤獨患者」,讓陳奕迅在錄音室裡悵然。「我不唱聲嘶力竭的情歌,不表示沒有心碎的時刻」,陳奕迅說,整張專輯的主打歌的歌詞他都記不大住,但小寒填的詞「孤獨患者」,他最懂得,也最懂他,所以記得牢牢的。 曹格的「寂寞先生」,孫燕姿的「雨天」,蕭敬騰的「複製人」,以及洪珮瑜的「踮起腳尖愛」……都是小寒寫的故事。 我們常覺得,看似「新穎」的題材入詞,不一定能打動人心。但蔡健雅幾首動人心弦的歌曲, 都是配上了小寒的詞,而有了靈魂──「無底洞」、「拋物線」、「達爾文」、「雙棲動物」、「夜盲症」…… 寫出這樣故事的人的小寒,是一個新加坡女生。 採訪小寒,她告訴我們,「從小就熱愛寫作,除了興趣之外,因為小時候家境不是那麼好,我一直想學同學下課時舔著雪糕回家……」,而投稿成功,可以得到五塊錢的稿費,對當時的她來說,是一筆不小的財富。 會開始寫詞,是原因中學的時候,她為了要讓自己「酷一點」,開始學了吉他:「後來就誤打誤撞地獲得了一場全國性歌曲創作比賽的最佳作詞獎」,小寒客氣地說道。那場比賽開啟了小寒的作詞路,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甚至也認識了現在的丈夫。 第一次得獎後兩年,小寒再次號召朋友們參加歌曲創作比賽:「除了兩位主唱,有一個吹笛子,有一個彈鍵盤,兼編寫敲擊樂,還一位拉二胡,有的唱和聲。」 「我自己的鋼琴、吉他都彈得不夠好,不能登大雅之堂,於是只能擔起歌曲歌詞創作的責任。」最後,小寒作的兩首歌曲,光榮地分別得了冠軍、季軍與最佳作詞。 「我驕傲的並不是我得了三個獎,而是以積分替學校得了全國總冠軍。我在高中裡是一名無名小卒,這證明了小卒也能立大功!當然最快樂的莫過於之後,我請大家吃的那一頓豐盛的泰國餐!那是非常非常美好的記憶。」小寒憶道。 天天都要進化成更好的人 高中時期因為這件事情風光的小寒,在大學考試前夕發生了一件事,讓她對自己的人生有另一番領悟與要求。 小寒小時候患有氣喘,有個十分疼愛她的外公呵護著她,「但我常常因為外公看起來不夠得體,而避開他。就連外公想給我撐傘時,我都會往前跑,不想跟他待在同一把雨傘下。」 「外公追不上我,又捨不得給自己撐傘,結果兩個人溼透了,但那把傘下卻根本『沒有人』。」 到了高中,「那時還是覺得外公很髒,有一次我嫌棄他,就挨了生平媽媽給我的第一個耳光。」 「隔天,外公就中風了……」 小寒的大學聯考,是在病房外讀的書。「當時我天天都後悔,答應外公,我一定會進化成更好的人,只要他能醒過來……」 但外公再也沒有醒來了。 外公出殯當天,小寒是撐傘的人。哭紅了眼,終於想要跟外公待在同一把傘下,幫外公撐傘,只是傘下除了小寒,已經沒有外公了。 從此,「天天都要進化成更好的人」,成為小寒的座右銘。也是「達爾文」這首歌背後,小寒發自內心要給外公的承諾。 作詞界中的「病毒學博士」 或許與座右銘有關,後來的小寒,拿到了病毒學博士的學位,並於新加坡政府實驗室工作,也成為輔導提攜後輩不遺餘力的「小寒老師」,不但有自己的教學工作室,也擔任蔡健雅在「中國好歌曲」中的歌詞指導。 而小寒的詞,也不斷進化,不希望重複自己或別人的觀點:「為了找新鮮的題材,我就必須自我剖析,看看我這一輩子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經歷,可以提供給聽眾的。」 「答案呼之欲出,我是唸生物的,而這個音樂圈沒有太多唸到病毒學博士的,也就是說,這塊領域是我最擅長的,況且我平時就比較留意一些特別的醫藥、科學名詞。」小寒說道。 像是,小寒不知何故,天黑時視力就不好,有一次夜晚離開實驗室時,當時的男朋友無法送她回家。那時的她,坐在公車上,看著模糊的世界,感到無助害怕,就寫下了「夜盲症」的詞。 而「複製人」,則是小寒在實驗室裡複製細胞忙不過來,突發奇想,希望能夠複製一個自己時寫的。 「拋物線」則是與她離不開的物理科學背景有關。看了亞當山德勒與茱兒芭莉摩主演的電影「婚禮歌手」,當茱兒被問起,怎麼確定喜歡的人就是「對的人」時,她感性地說:「我也不知道,但我似乎能預見,他跟著我一起慢慢變老」。 這讓小寒覺得,愛情似乎就像上體育課時,丟擲標槍的拋物線一樣──我們總是希望它飛得又高又遠,就像在愛情裡,大家總是期盼能「預見」兩人的幸福未來,但偏偏「預見」與「真實」似乎總又差了那麼一點……於是,她有感而發地寫下了拋物線的歌詞。 這樣跨生物、科學與寫詞的結合,小寒也傳授給她寫詞班的學生們。「其實班上同學們都各有所長,有些是工程師,有銀行家,有圖書館員、翻譯員、廣告公司撰稿的……」 「我在上第一堂課時都會問他們是做什麼的,然後給他們提議從工作上提取靈感。幫助他們將專長和歌詞結合。」 跟大部份為了生活,放棄夢想的人不一樣,小寒:「我是為了生活,才選擇夢想的。」 1996年起,小寒就過著「左腦做科研,右腦寫歌詞」的日子。直到2004年,小寒的女兒出世後,她多了一個當媽媽的新任務。 「說實話,有這麼一個有著一頭蓬鬆、會反地心引力隨風飄逸的頭髮的可愛到不行的小東西,我本應天天都很快樂,但我都快崩潰了。」 「我狠心將她送到托兒所,回到實驗室上班。白天做研究,晚上照顧孩子,孩子睡了就寫歌詞……日復一日,這生活維持了三年多。」 內疚,加上過份忙碌的生活,令小寒在產後就埋下的憂鬱症種子,在2008年正式爆發。「我什麼都不能做,天天哭,天天都有不好的念頭。 還好還有一絲理性的我知道我必須放下我其中一個身份。」 「當時我衡量,如果我繼續待在實驗室工作,那小孩就必須繼續上托兒所,這樣一來,我的內疚感不會減少,而且我也必須放棄歌詞創作。」 「但如果我放棄實驗室工作,那小孩將不必上全天托兒所,我可以白天寫詞,然後專心跟她玩。」 當時,小寒的丈夫,也就是小寒在16歲時參加歌曲創作比賽時就認識的男生,慎重地告訴小寒,他會撐起養家的責任,讓小寒可以好好陪孩子、好好寫歌詞。 於是,小寒做了一個讓身邊的人詫異的決定:她辭去了讀到博士學位的生物實驗室工作,專心作詞,以及當媽媽。 「跟大部份為了生活而放棄夢想的成人不一樣──我是為了生活,才選擇夢想的。」 「老公在診所上班有多辛苦,家庭的經濟擔子有多重,不就是為了孩子,還有我的文字工作?」 「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做得最好。所以我不出去玩,不浪費時間,要好好地利用我的生命去滿滿地完成我當初答應他的事。」小寒感性地說道。 成為專職的作詞家之後,小寒跨足音樂劇作詞,幫知名報紙雜誌寫專欄,巡迴校園演講,並與作曲家黃韻仁一起開班授課,栽培具有潛力的後進音樂人。 蔡健雅2016年入圍金曲獎的新專輯「失語者」,整張專輯都由小寒操刀作詞,也繼續能看到她在生物學領域與生命領悟的足跡。「如此完整的企劃,於近年樂壇堪稱少見,是華語樂壇史無前例的野心實驗之作。」這是評審給予這張專輯的評語。 當媽媽本來就是個偉大的志向,而當了媽媽之後,小寒持續耕耘著夢想。 生命本是一連串長期而持續的累積,雖然暫時揮別了實驗室,曾經深耕的生命科學還是與她共生共存,在適切的時機由指間流露成為她創作的養分。 原來,當一個人把夢想發揮到淋漓盡致時,夢想就成就了生活。   小寒的故事,訴說著一個跨領域的人, 或是所謂的多重潛能者,如何憑藉融合自己的多種專長,開創一個新的領域成為專業,做自己想做並且有熱情的事,同時為別人帶來價值: 廣泛並且「深耕」的「興趣」與「專注學習」的「專業」,才能被唾手可得地汲取、得心應手地運用。…

打拚就會有好表現?! 研究顯示: 關聯性不到三成!

“_______ makes perfect!” 如果問你,底線應該填入什麼,相信大家毫不猶豫都會回答:Practice! Yes!Practice makes perfect,熟能生巧,幾乎是沒有什麼好懷疑的。 世界頂尖的運動員、音樂家,不都是從三歲、五歲,就開始接受常人沒有經歷的長期訓練,長大才能成為該領域的佼佼者嗎?那麼究竟,要多久的練習才有辦法變成專家呢? 著名作家Malcolm Gladwell根據一份心理學研究,在他的暢銷著作「異數: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?」提出了「一萬小時定律」(10,000-Hour Rule)──他稱一萬小時為「能讓你成為專家的引爆點」──也就是說,其實一般人與專家的差距,主要只在於「練習」時間的長短;一旦練習超過10,000個小時,一般人也能晉升專家的行列。 然而,這是真的嗎? 2014年普林斯頓大學領導的研究發現,在各項領域中的表現: 在遊戲領域中,「練習」可以解釋26%的成果 在音樂領域中,「練習」可以解釋21%的成果 在運動領域中,「練習」可以解釋18%的成果 在教育學習的領域中,「練習」只能解釋4%的成果 在職場領域中,「練習」只能解釋不到1%的成果,並且還不顯著。 看到這樣的結果,最想問的問題是:不是說好練習、苦幹實幹好好打拚就可以嗎?怎麼好像練習與成果的關聯連一半都不到?那其他的因素是什麼? 發現1:越是高度變動、難以預測的環境中,不斷地練習能帶來的幫助越少。 研究中提到,「跑步」算是「高度可預測性」的活動,而「劍道比賽」與「飛航緊急狀況」,算是「中度」與「低度」可預測性活動的代表。 在跑步這種高度可預測性的環境,練習的助益最大;然而,在低度可預測環境中,就算機師經過不斷地訓練,發生空中突發狀況時,很遺憾地也不一定能夠幫助應變。 這些對應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時常碰到的高度可預測性的活動,例如健身減重,通常只要持之以恆練習,都能有些一些成果,但到了創業、職場這種低度可預測的環境,若只是重複的練習某項技能,帶來的幫助效果隨著次數增加快速地遞減。 發現2:「一萬個小時成為專家定律」的謬誤:Quality Also Matters! Gladwell的一萬小時定律,是根據心理學家Anders Ericsson的研究提出的。但Ericsson也跳出來澄清,希望糾正大家對於他的研究與一萬個小時定律的觀點。Ericsson說: 練習的「品質」才是關鍵,不是時間長了就可以。 一萬個小時是成為專家所需的練習時間的「平均值」,而不是「引爆點」!事實上,一份2007年的研究顯示,即便是在頂尖棋手中,有人辛苦累積超過23,000小時的練習才躋身大師行列,但有人練習不到3,000小時就成為頂尖棋手了。  練習,只是帶來你對某種技能的「掌控力」,你還需要其他因素來幫助你「進步」! 想成為頂尖高爾夫球手,但如果你揮竿一萬次都是錯的,也只會讓你脊椎側彎而已。除了練習之外,能幫助你「進步」的因素還有以下三個: 建立智慧回饋迴路(Create Smart Feedback Loop)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研究探討,因應科技的進步, 應該有更聰明的做法來建立練習跟回饋的機制──也就是利用手機APP,「記錄」、「修正」與「追蹤」自己的成果。 剛開始紀錄都會有種感覺…..好像沒甚麼進展,幹嘛要做這件事情。但是一定要耐下心來,這可以帶來兩個功能:早期發現自己的不足,並即時修正。 例如發現體重下降了,但脂肪量卻增加,代表減掉的都是肌肉!此時你就需要做些調整──如果不記錄與追蹤,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進展與可以加強修正的地方,就會一路錯下去。 不要覺得記錄拍攝自己揮竿,或是自拍健身後的模樣,是很「自戀」的行為──研究說,記錄幫助你修正,可追蹤的進展幫助你增加成就感,讓你能持之以恆──「記錄」其實是自我提升必要的步驟! 廣納「專家的回饋」(Create Mastermind Feedback Group) 有時候要達成目標不能只是自己埋頭苦幹。專家與過來人的經驗,能夠幫助你更快往前。這就是為什麼有人會上傳自己深蹲的影片,或是吃的菜單到健身社團,請大家給予指導,避免反覆做出錯誤的動作,或是一直吃錯東西。 在電腦工程師的世界也有類似的行為:把自己的編碼上傳至Code Review等社群,讓群人來幫助你debug或完善你的編碼! 成為別人廣納回饋的專家之一 (Be in Someone’s Mastermind Feedback Group)…

台灣人,你是跨國團隊中「謙遜而重要」的角色

如果有人說,台灣人是跨國團隊中「謙遜又重要」的角色,我們很多人會反射性直覺得:「謙遜又重要?那不就是耐操、低薪、奴性重嗎……」 其實不是這樣的!我們想用新的觀點與職場實例,告訴大家,在國際團隊中,台灣人的特質,如何難能可貴又舉足輕重! 朋友是新加坡人,在東南亞的跨國公司擔任高階主管,他說: 「很喜歡用台灣人。」 並非來自感覺印象,他很理性的說明: 「以Productivity(生產力)為衡量基準的話,台灣人名列前茅;不是因為台灣人的工時比較長,而是同一段時間,台灣人的產出就是比較高。在眾多分公司裡面,台灣的分公司一直是最穩定、紀律的成長著。」 我想知道,為何印象中,談到「台灣人競爭力」的文章,最常出現的形容都是「沒有狼性」、「不懂表達」、「太過含蓄」等偏負面的表述。但在別國人的眼中,台灣人卻又是截然不同的競爭力表現。 他進一步解釋道:「台灣人有種很不同的特質,就是常在團隊中扮演『謙遜而重要的角色』。」 這是一種很特殊的文化,在他團隊中的台灣人,幾乎可以勝任任務中的任何角色,可以是專案的領導者、可以是協助者;可以發揮創意,也能專注的執行。 當其他文化背景的工作者擁有這些能力時,往往沒有辦法維持如台灣人這般「謙遜」的態度,等待領導者的指示來決定擔任的角色,但是台灣人就是能夠「以團隊所需為宗旨,來調整自己,成就事情」。「有台灣人在國際團隊裡,就幾乎保證可以有一股穩定、謙和、能讓專案持續進展的力量」,朋友說道。 知名歐洲工商管理學院(INSEAD)教授Erin Meyer的著作「談判地圖」(“Cultural Map”)中,把商場上各種文化背景的重要特質,分成八個文化刻度,每個國家文化在刻度上具有相對位置: 在這八個文化刻度當中,可以看到一些我們時常認定該國家的印象,例如:德國人比義大利人更準時(文化刻度8);美國人比日本人,溝通要更直接 (文化刻度1);法國人比起美國人,更傾向在意見不同時,乾脆直接公開辯論(文化刻度7)。 比起上述一些「形象鮮明」的文化,台灣人似乎不容易讓人聯想到有很「顯著」或「極端」的特質──這也反映了,「台灣」,座落於八個文化刻度上,都不是在左右的極端,而是在中間,並且偏向「謙和」的那端。 當一些中國的年輕人,比較習慣用宏亮的分貝與直接的動作,充分展現衝勁與狼性……台灣的年輕人似乎有點猶豫。其實這是幾個世代傳承下來的處事方式:台灣的年輕人,從小看著上一代,認真、敢拚、但又「謙和」的態度長大,此時突然要我們比平常大聲、大動作,這與我們的文化涵養是有衝突的。 海島型國家與融合的歷史背景,賦予台灣在這8個文化刻度上獨一無二的「分類」。但一直以來,許多「責備式的反省」,要我們「跟哪國人學習」,希望我們在文化刻度上往左或往右推移,才能讓我們「更有狼性,更被別人看見」。 其實,任何的積極與改變,都不應該建立在摒棄自己的文化涵養之上,而是「秉持懷抱著我們的文化涵養,做出我們原本沒有勇氣做的事情」。 當你不認同身為台灣人的獨特與獨一無二,當然就會時時要跟別人比較,而且越比越沒有自信。 怎麼沒人拿台灣小吃,去跟義式料理、日本料理比較?然後責備我們的臭豆腐,應該加入地中海橄欖油和番茄,或是牛肉麵的刀工要順著牛肉的紋路,最後加上柴魚芥末才對味? 因此,「台北與北京的距離有多遠」、「台灣與美國的距離有多遠」? 文化上的距離有多遠,就有多遠吧!日本人沒有想要變成美國人這樣直接,美國人也沒鼓吹要跟日本人學習含蓄。台灣人要進步、要成長,本來就不是要變得「更像誰」。 所以,當媒體在談論著「台北到北京的距離有多遠」,用外在的行為動作,來對比兩岸年輕人誰比較積極時,其實我們應該思考的是:模仿別人,只會讓自己和別人都不舒服而已。 秉持懷抱著台灣這塊土地帶給我們的文化涵養,與謙和有禮的特質,或許,我們要學習的對象,只是「比我們有知識與想法的人」、「比我們更有勇氣去開創一件事的人」、「比我們更懂得適當爭取自己權益的人」──不一定是外國人,可能就是你我身邊的某個台灣人。 台灣未來在國際舞台上的角色:謙遜又重要,左接右納的參透協調者 在企業走向國際,跨國團隊越來越普遍的世代,朋友說,他覺得台灣人「謙遜而重要」。為什麼「重要」?他點出,因為我們總是「能以團隊所需為依歸,斡旋其中來成就事情」。 跨文化團隊合作,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要調整自己,為什麼台灣人似乎調整得比較好?因為,台灣不在任何刻度的極端,因此更能體貼、理解與包容在我們左右各種文化的行為反應。例如: 比起美國人,我們可能更能參透日本人話中的意思(文化刻度1)。 在建立工作上的夥伴關係時,若需要「搏感情」,我們能夠理解;若是需要一板一眼照規矩來,我們也能配合(文化刻度6)。 如果團隊中的領導者採用北歐的平權式相處,台灣人能樂於接受;如果是日韓式階級分明的組織,台灣人也不會特別無法適應(文化刻度4)。 台灣人在八個文化刻度上都處於中庸之道的這個「分類」,讓我們更能成為一個跨文化、跨國團隊中的「參透者」──向左、向右都能溝通協調,而且能發自內心的體貼理解;反之,文化刻度在我們左右的文化,也比較不容易覺得台灣人有什麼行為一時之間難以適應──這樣能左參右透、左接右納的特質,在跨國團隊中更顯珍貴。 我們跟一位台灣高階主管朋友談到上述台灣人的特質,他點點頭,並告訴我們,多年來,他在國際商場上能被各國人尊重,不是因為他多像哪一國人,而是因為他懷抱著台灣人的文化涵養──「理直氣和」,沒有因為碰到哪國人講話就要大聲,碰到誰講話就變得尖銳直接。 所以,台灣人,不要忘記台灣這塊土地與文化讓你具備的獨特分類,任何的「勇於」與「表現」,都應該建立在你的文化涵養之上來發展──不要忘了,你身為台灣人的特質,讓你成為了國際團隊中「謙遜又重要」的一個人!  

新創轉職潮:三十歲的新創革命

農曆年後公司裡有一波離職潮,而且這波離職的人有些類似的特質。 年紀大約是在三十歲上下的年輕人。 有國內外好的學歷,語言能力佳。 轉職去的公司多半新創事業。 這樣的現象,似乎不只出現在自己身邊,其他朋友待的傳統公司也有同樣情況,甚至是國外也有這樣的趨勢。 記得去年底出差以色列,從海法(Haifa)開到首都特拉維夫(Tel Aviv)的途中,經過了一個倚山的小城鎮,叫做「約克農(Yokneam)」。當地的同事介紹說,這個城鎮是他們所稱的「Start-up Village」,匯集了以色列許多優秀的新創公司。以色列政府很鼓勵年輕人創業,但是不鼓勵大家把公司創立起來之後,就出售給美國或中國的大企業,畢竟這些新創公司都是國家的資產,一直輸出畢竟對國家不是個樂見的現象。 提出「策略意圖」和「核心能力」概念的國際策略大師蓋瑞.哈默爾(Gary Hamel),在他的著作「現在,什麼才重要?決定未來贏家的五大關鍵」說道:十八世紀初的事業以「資本為主」,也建立起資本主義的濫觴;十九世紀之後工業革命,能夠充分利用「資訊」不對稱、不透明,往往就能夠創造巨大的利潤。 那在二十世紀之後呢? 資本取得的管道已經容易且普遍,網路世界讓資訊不透明度快速降低,所以能夠掌握優勢且興起的事業,倚靠的就是「創意」。 2004年創立的Facebook,近年興起的TOMS、Transferwise、Uber等無一不是「創意」起家,快速建立起跨國的事業版圖。 而如果我們看國內主要的標竿企業,例如台積電、華碩、捷安特等,大多則是技術密集、生產規模、通路網路,這類型資本密集與管理導向的傳統型企業。 如果站在25至35歲的這時間點,不論是個人興趣、職涯規畫或各種理由,很容易會嚮往在這時間點就能夠趕緊進入「新世代」企業,以能夠確保自己往後幾年工作的競爭力以及追上時代的潮流。 想進入新創公司,怎樣才能極大化自己的學習?以下是我們從一些有新創事業工作經驗的「前輩」身上學到的幾項要點: 「減少概念性的工作,增加動手實做的內容」 其實說穿了,新創從創立開始,都是在找可以互補的人,就算等到團隊建立得差不多了,還是希望找進來的人可以迅速「補不足」──不論是「救急」的,還是「一直沒人能領導」的某職務。 到底怎樣能成為大家都想要找的「補不足」人才?我們發現這樣的人才,都能心甘情願地「Get their hands dirty(把手弄髒)」。 30幾歲,剛從知名管顧來的營運長,運籌帷幄,但對整個後台系統、運營邏輯也十分熟悉,每個細節比任何人都清楚──打聽之後才知道,原來他剛加入時,就是跟著實做,很快地就成為訂定規則的人。 原來,做過看似基本、卻又對整個公司順利運行無比重要的事之後,就不是外行人了,而是變成可以領導「制定SOP」、「政策討論」與「營運計畫」的計畫負責人。 30歲左右轉職到新創,可能在原本公司已是年輕的管理職,很多事已不用親力親為了,甚至還可以提出一些「改善建議」。但新創公司,就像是還在抹水泥、砌磚頭「建立制度」的階段,不像大公司,已經是在「精進SOP」的階段。所以更需要加入的人,能夠動手實做、參透到最底層。 誰願意動手實做、又有能力快速學習,把制度建立起來,就是大家都想找的「能夠補不足」的人才。 新創裡,最好「每個人都知道公司的Strategy」,但「不要每個人都只想談Strategy」。在新創裡只想談「High-Level Strategy」而不願動手做的人,對於「細節」與「環節」都串不在一起,時常得說「大概是這樣」、「我再問別人確認一下」。雖然這樣的人在傳統公司也有,只是在新創公司因為流動更快,制度流程更不健全,一段時間下來對公司與個人的幫助都會有限。 「下功夫研究新創公司的實質內容和整個Ecosystem」: 界定一下,「新創公司」指的是提供新的服務型態,新的產品,或是新的商業模式,並非只是新設立的公司。從這樣的角度來看,這樣的新創公司,可能還沒有很大的名氣或是大家熟悉的營運內容,相關資訊在教科書上一定沒有,甚至網路上也很少資料,所以往往需要自己拼拼湊湊,去了解這家「新創公司以及整個Ecosystem」。 要了解的面向可能包括:獲利模式,主要提供的產品內容和延伸,競爭者與前在競爭者動向。如何確認自己是否了解了?可以這樣衡量:模擬一下,當有人問你任何一個面向的問題,往下再問三個衍生的問題,你都問不倒。 這樣除了有助於進入公司之後能夠快速的跟上,也能降低「入錯行」的風險。 另外,也別跑去一家新創公司的外表,卻是傳統公司的內在。   「儘快把該做的事做到超乎預期的好,再迅速主動爭取新的領域的機會」 相較於傳統公司,一個職務可能需要幾個季度甚至一年以上規畫好的反覆練習累積,新創公司容易缺乏制度而管理鬆散,可能也沒有一個確切的學習時程表。 這樣的狀況,引申出來的正面意義是:在新創公司,內轉新職務或是升職,相對都是不那麼僵固的。該怎麼做?在自己的職務上別只等候指示,最快的時間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來證明自己,然後爭取新的領域的學習機會。 30歲上下,因為至少累積了幾年工作經驗,對於轉換工作的機會成本,也相對剛畢業的新鮮人較高。轉職到新創產業,沒有人能保證這是職涯的加速器,或是減速器。有位提供上述3項建議的「前輩」之一,自己也是從「傳統電子」產業轉到「新創公司」,但是由於他掌握了上述的原則,最後反而帶著「新創公司」的經驗,回到傳統產業,也活化了「傳統公司」工作內容。 「畢竟『加入新創公司,又不是不歸的一條單行道』。」這是他告訴我們的。

市場怎麼區隔都有人先想到了?在過度供應的世代,你要先找到自己的「分類」

別急著找觀眾,先問自己想說什麼故事 台灣歌手徐佳瑩,這個被譽為「一個當代把原曲詮釋的最好的歌手」最近在「我是歌手」節目中清新的表演,又再度引起矚目。 但今天想談的,不是徐佳瑩,而是徐佳瑩在該節目中唱了一首清新動人的歌「莉莉安」來比賽,這首歌的創作者是──宋冬野。 宋冬野,被譽為「北京新民謠」的當代創作傳奇。你可能還沒聽過他的歌,但首首幾乎都已超過百萬點閱。 這個寬肩粗曠,28歲,有著菸嗓的大男生,曾經好長一段時間在北京酒吧免費走唱,沒沒無聞。直到他的另一首歌曲「董小姐」被選秀節目翻唱,一夕翻紅。 就像他專輯製作人說的: 「他能把灰色的東西表達得很美。」 「董小姐」歌中的一句: 「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,董小姐,妳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……愛上一匹野馬,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……」成為沉沉夜晚裡多少人被說中的心聲。 夜晚不缺寂寞,夜晚缺的是一個能幫你表達的人。因為即使是最孤獨的人,也渴望被理解。而宋冬野就是那麼一個人。 他說他寫的,都是自己或朋友的故事,抽著蘭州菸的董小姐也真有其人,不過他們倆只是朋友。 他上台總是抱著吉他。像個滄桑的、走了好長一段路才好不容易可以坐下來的音樂旅人。 在A-Lin的演唱會上擔任嘉賓,他說他很不習慣:「第一次沒有抱著吉他上台,今天竟然成了『流行歌手』啊。」A-Lin半開玩笑說:「竟然是流行歌手,要跟歌迷們打招呼啊!來!你說一句:『尖叫聲!』」宋冬野連忙靦腆笑著搖搖手說:「算了,算了。」 宋冬野多長的時間持續「做自己」,做自己擅長喜歡的事,也積累了多少故事,突然有一天就這樣被發現,喜歡他的人開始追尋。 大抵與這樣的「宋冬野模式」,相反的代表就是韓國女團了:我們大概都能明確知道,世界需要怎樣的長相打扮、怎樣的舞步、怎樣的宣傳,能成就一個知名的韓國女團。所以女團只要按著大家腦中的模樣打造就可以了。 但這世界在宋冬野出現前,沒辦法告訴他,他應該長什麼樣子、寫什麼歌。 或許他在成名前,只是想寫下自己身邊的故事,也不知道觀眾是誰,更不知道誰會欣賞或瞭解他這麼一個人。 先當個「討好自己的人」 。當自己的「分類」開始 對別人產生意義,自然會有人來追隨。 想想看,在十三億人口當中,要有多好的歌喉,多吸引人的外貌,多大的宣傳預算才能夠讓人注意到。上述宋冬野幾乎都沒有。 但像宋冬野這樣的例子,解釋了現在我們在Instagram或臉書上「Follow」的人:這些人最初,都不是先去瞄準或討好某個特定的市場──相反的,他們先用創意找到、定義以及持續耕耘他們自己獨特的「分類 (Category)」 相較於韓國女團,先「定義出市場」,想到觀眾和買家是誰,再開始組團、訓練與耕耘的這種「Outside-in」模式;「分類」則是從「自己」出發,「Inside-out」,觀察了解並審視自己,持續專注做自己喜歡又擅長的事,讓認同的人來主動跟隨──如同宋冬野。 這也解釋為什麼在Instagram上你可以「Follow」某個你覺得有意思的人,但沒有「Be a Fan (成為粉絲)」這個選項:因為這些人根本不知道粉絲在哪裡,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喜歡又認同的人可以自己來追隨。 總歸幾點: 「分類」是從自己內心喜歡出發的。分類不是別人先幫你定義加上的。你不做,世界上就少了你這麼一個獨特的分類。 當你的分類為別人帶來意義與價值,自然有人來跟隨。 「專注」且「持續」的經營你的分類。這世界不缺快速走紅、迅即消失的事。 身邊喜歡音樂、創作、攝影、繪畫、寫作、烹飪的朋友有很多。這些領域之下,也有許多人創造了自己獨特的「分類」──當你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有任何「獨特性」時,28歲的宋冬野緩緩地用自己的方式演繹了自己的模樣。 今晚就聽這首歌吧: 董小姐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AG8HtuOjkH0

心想不足以事成!研究說:「記錄」下來,就會達成!

2016年才剛開始,因為出差緣故跑了一趟美國、兩趟日本。跟好幾位總字輩的經理人開會,他們進入會議室做的第一件事情──都不約而同拿出了筆記本。 剛從南美洲當背包客回來的朋友,秀出了他在Instagram抵達每一站的旅途照片。 跟好久不見的舊同事聚餐,聽她描述練習長跑帶來的好處,她手機上的Runkeeper記載她最近一個月來的每天的跑步成果。 這三件事情都有一個共通點:「記錄什麼,就會達成什麼」!   2015年10月,美國心理學會出版的研究論文顯示,「紀錄」達成目標過程的進展,會增加成功的機率。研究中有三個最有趣又重要的發現: (1) 真正「實際記錄下來」比起「記在腦中」成功機率更高 (2) 「公開」你的進展與紀錄,比默默自己進行更容易成功  (3) 記錄什麼就會達成什麼! 前兩項十分好理解,第三項卻是一個值得省思的點。 紀錄什麼就會達成什麼? 研究顯示,如果你想要減重5公斤,結果你每天只記錄自己「吃了什麼」,最後的結果,很容易就是你吃得越來越健康而已,但體重卻沒有下降。 為什麼呢?因為除了吃的東西之外,影響體重的變因太多了,有可能是運動、作息,也有可能你吃得健康就決定少運動了。 相反的,要是你想要減重5公斤,你每天真實記錄自己「體重的變化」,最後的結果,就是你比起只記錄食物,更容易減重成功!(但不一定吃得比較健康) 研究的結果只引申到這裡,但我們可以想像,如果你能夠記錄所有可以讓體重下降的變因(好的飲食、作息、運動、食物),再加上紮實地追蹤記錄體重,豈不是達成了目標,順便又過得更健康! 越認真嚴肅的目標,越要記錄成「可追蹤」、「可比較」的「進展」! 大家都喜歡看瘦身前後、卸妝前後、改造前後的照片。但是如果是一張正面照、一張背面照,是要怎麼比較?所以「可追蹤」、「可比較」的進展,帶給你無窮動力,很重要! 還有甚麼事情可以透過「紀錄」來達成? 三個Tips幫助你: 今年的目標清單我們羅列這些項目:帶家人出去旅行、成功減重5公斤、三個月內找到新工作、一周跟不同同事聚餐一次、開始自己的創業計畫…… 幾乎所有的大小目標都能夠透過「紀錄」的方式來增加達成的機率。只要你能掌握下述三個原則: 明確地說出想要達成的目標,因為──是真的,連研究都這樣說了──「紀錄」什麼就會達成什麼!想要體重下降就要記錄體重,而不是運動的次數。換個方向想,很多人是追求「體態美」,此時要記錄的可能是「下降的體脂肪」或是每天穿同一件衣服看起來的樣子,而不是體重了! 善用社群軟體,來達到隨時、隨地,輕易的紀錄效果。定期的追蹤與適時地分享有助於目標的達成。 每隔一段時間回顧紀錄的內容,讓自己更有力。當初覺得很遠的地方,不知不覺就會走到了。偶而回頭看看自己已經走過的路,會帶來一些成就感,也更能鼓勵自己繼續下去。 越認真嚴肅的目標,越要記錄成「可追蹤、可比較」的進展。 身邊好幾個朋友善用這樣的方式,成功的達成自己的目標,他們彼此設了臉書私密社團,開始針對這些目標向我們報告這些重要的Progress。 從此,追求好身材的朋友,臉書不是上傳在哪間餐廳只吃了健康的沙拉。 找工作的朋友,也不再只是上傳周末坐在咖啡廳寫履歷,一張咖啡拉花很美的照片,而是訂了「KPI」,決定每周報告至少5個他申請的職位。 創業的那位,不再只是上傳逛逛書店、悠閒的午後照──相對於追蹤這些看似相關卻不夠紮實的進展,他們開始針對目標扎實的呈現,一步一步地朝達成前進。 這是因為「記錄什麼,就會達成什麼」!